注册 登录
大华社区 返回首页

美商泰康生命科学RBC Life ... http://newsdh.com/bbs/?1262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美商泰康生命科学股份有限公司RBC Life Sciences保健品都没有通过中国食药质检管理局的检查。一些产品没有标示保质期,另一些则是改期的过期产品 ...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新加坡 2013-1-24 13:59
透视保健食品传销欺诈背后黑色产业链→ RBC Life Sciences

传销活动的组织者们把“播种梦想”当作激励手段,而实际所借助的动员力则是以讹传讹。大多数传销公司不打广告,全凭会员们口口相传推广业务。这种商业模式本质决定,任何一种夸大宣传及未经证实的流言,都能轻易误导消费和扰乱市场。北京市民杨萍、莆田市民朱景华、西安市民蔡云辉等都曾因听信传销团伙的谎言,而成为劣质产品的受害者。据他们反映,美国德州Irving小镇一家无人问津的传销公司,近两年90%以上的销售业绩来自中国内地,而中国消费者都误以为该公司保健品都是制药厂用纳米科技制造,是领先同行的干细胞胶囊。许多会员被骗去钱财,健康受到损害,还连累了亲友。可见传销一旦脱离政府监管,很容易滋生群体性的诈骗犯罪活动,危害社会安定。  

不怕忽悠没人信 只怕捅破窗户纸

据调查,传销人员大多听过一些讲座,被灌输所谓成功法则,把“只讲正面,不说负面”和“捧公司、捧公司老板、捧上线”作为行为准则。有的传销公司还聘专人负责清除负面信息。他们认为,凡是有利于增长业绩的言论和消息,即是“正面信息”(其中也包括为达到目的而夸大事实、隐瞒真相);凡是有可能导致传销公司失去客户和市场的言论和消息,都是“负面信息”(主要指批评公司、产品的言论,以及泄露公司丑闻内幕)。休斯顿市民何嘉玲被某传销公司以“多名会员使用同一地址”的罪名而停发佣金,当她找该公司市场部负责人Willie Miller投诉时,却被告知:“只要你保证今后不传负面消息,公司就立即恢复你的会员账户。”尽管最后查明这只是一场误会,“负面消息”与她无关,但她感到自己遭到了无形的精神绑架,失去了言论自由。一名传销会员诉说,如果自己退出,会遭到上线谩骂攻击,被诬为团队的“败类”。

台北市一家法律事务所自从被某传销公司聘为法律顾问后,经常被要求签发“谴责诽谤”文告。一天,传销公司主任马萱陵指着网上一篇“负面文章”给顾慕尧律师看,要求立即向网站发出律师信,勒令删除。顾律师匆匆一看,当即同意,但随后又心平气和地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前几天我曾研究过你们公司制作的PDF产品说明书,确有‘Microhydrin is a unique silicate mineral’等表述。silicate是硅酸盐,而硅酸盐是沙土、矿砂的主要成分。不知你看过吗?负面文章说病人吃了Microhydrin后病情恶化去世,而那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医学问题。至少没有哪家医院会同意病人在就医期间吞服Microhydrin。此外我还查过,迄今医学界还没有证实服用维生素D3和胡萝卜素可以增加人体干细胞的研究报告。干细胞能否抗衰老,没有实验证据。为避免纠纷,建议你们的保健品Stem-Kine、VitAloe以后不要再宣传疗效或有效率多少。”

推产品靠炒作概念 绑架干细胞

Stem-Kine被长春市传销商张冰心说成“干细胞终极疗法”,包治百病,而实际它只是维生素D3和胡萝卜素合成的一种极为普通的保健品,与干细胞(stem)并无关系。美商泰康生命科学股份有限公司在台湾向卫生署申请注册Stem-Kine时,就被禁止提及stem,于是只好以英文缩写来搪塞,改名为“SK Plus泰康原生胶囊”。不过,该公司仍将各国医学界研究干细胞的新闻报道拿来宣传Stem-Kine。不可思议的是,当公司宣布签约独家销售Stem-Kine的喜讯时,公司股价却突然从二十多美分跌至十几美分。投资人如此反应,表明他们对公司的经营方向和商业伦理产生怀疑。据张明(David)回忆,三年前该公司刚宣布新产品NeuroBright可增强记忆力50%的喜讯时,当时股价也突然从三十多美分跌至二十多美分。因市场对NeuroBright缺乏兴趣,一年后公司只好又推出新产品Gingko Biloba,强调改善记忆力要服用银杏叶。

美国洛克菲勒大学的葛仁山教授和《中华细胞与干细胞杂志》编委廖联明教授都表示,干细胞的医学作用还处于研究阶段,社会上所谓“干细胞能抗衰老”的说法完全是骗人的。早在2006年,英国十四个医疗慈善团体和研究基金会曾联合发表声明,呼吁正视干细胞疗法存在引起癌症等风险。声明还说:“我们警告那些对自己病情绝望的病人和那些想通过手术美容的人,一定不要被某些诊所夸大的疗效宣传所欺骗。”2012月10月,以干细胞研究成果而赢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山中伸弥公开承认,“人工诱导性多功能干细胞(iPS)的研究课题迄今尚未进行临床试验。”然而巨大的商业利润空间,使得“干细胞”这一概念如章鱼一般,生出众多产业“腕足”,产品泛滥成灾。就连保健食品公司也趁火打劫,以defy age作诱饵,推销所谓“干细胞增长素”。人们进食这类产品并非有益无害,多多益善,如果不慎会适得其反,危及生命。

保健品岂是无风险 副作用也夺命

沈阳市“经理”级传销商孟凡锐逢人便说,芦荟多糖体可平衡免疫力,而芦荟矿物晶更为神奇,他妻子冯馨慧的白血病吃好了,母亲脸上老年斑也没了,鬓角长出了黑发,因而吸引不少人成为下线。然而,王文举在服用芦荟矿物晶后出现四肢无力等不正常反应,后来被查出脑干出血。莱州市退休干部原志山原先仅患有慢性胃炎,且逐渐康复,但经不住传销人员花言巧语,开始服用芦荟矿物晶。四个月之后,他被家属送进青岛医院,医生诊断其胃炎已转化为胃癌。瑞昌市医生张向明把芦荟矿物晶推荐给患者,张远发服用后不到一小时便突然口吐白沫,昏迷不醒,没来得及抢救便去世了。张向明告诉记者,死者生前仅患有轻度帕金森症,没有发现其它疾病。福清市传销人员郭廷江将芦荟矿物晶介绍给朋友,朋友服用后感到胃部不适,浑身发痒。他连忙去找上线,上线却说“这是芦荟在发挥排毒作用”,令他莫衷一是。

武汉市传销人员童小英把下线吃了Microhydrin后出现皮肤瘙痒、满脸出痘、肝肾疼痛,吃了Colo-Vada Plus后出现恶心、四肢无力、头晕等副作用,都说成“好转反应”,要下线继续服用。她口气十分坚定,打算退货的人反而犹豫了。不过,经验丰富的王晓楠(Shiela)发现TruAloe不对劲,就坚决向经销商赵鑫(James)退货。“你说这是除去杂质的纯味芦荟汁,怎么倒出来颜色是黄褐色的?芦荟黄色毒素放久了才是这颜色!”在大街上她就嚷嚷开了。赵鑫苦笑了一下,摘下帽子低声说:“我也上了胡斌的当。瞧,吃上他们产品,我头髮全掉没了。Bun Chien Ngo(那老头你见过),以前身体可结实呢,可吃了半年24 Seven胶囊,得癌症走了。他闺女Jennifer、女婿Bennick拆开胶囊一看,里边霉的!不过退货不容易,公司说,产品在保质期内变质,得怪老头自己保管不善。”代理健康食品实际存在风险和责任,传销人员未必都清楚。

商业欺诈处处有 专家一语道破

《The NutriSearch Comparative Guide to Nutritional Supplements》一书对北美市场上一千多种营养品作了分析和评价,RBC Life Sciences虽自称领先同行,而在书中,评分非常低。Kevin Young为此请教Fred Cooper,了解原因。Fred Cooper指着一盒24 Seven说:“虽然厂商宣传它的维生素、矿物元素配方最合理,可我注意到,每天服用12粒胶囊,维生素D总量只有400个国际单位。然而,他们在推销Stem-Kine时,却建议每人每天要服用4000个国际单位以上的维生素D3。你不觉得这是自相矛盾的吗?”Young又询问Cooper是否有兴趣投资RBC Life Sciences,因为目前它的股价为16美分,起点非常低。Cooper马上纠正道:“RBCL并不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正规股票,它只是通过OTCBB买场外柜台交易系统买壳上市,实际很难融资。对于一家不标示保健品有效日期的公司,即使股价只有6美分,我也不会认购。”

行家看问题,总是一针见血。曾主修过食品营养学的汤以慧,仔细对比美商环泰产品Ambrotose与美商泰康产品VitAloe之后,指出前者拥有美国专利,成份完整包含8种以上单糖,而后者自称以山寨价卖糖质营养素,其品质与配方难望前者相背。“打个比喻,Ambrotose好比李逵,VitAloe就是李鬼。”她接着说:“张明勋告诉我,泰康公司的Over 30也是以山寨价卖康宝莱的专利产品Niteworks。他说有了Over 30,就不必买Niteworks了。简直是自欺欺人!”而在另一交流场合,陈婉芬老师也提醒彭慧芳说:“遇到一家不熟悉的公司来推销牛初乳,应调查他们有没有奶牛养殖基地。如果原料不是自己的,谁能保证FirstFood不是普通奶粉呢?还有,你应搞清楚,用日本海底的珊瑚渣而制成的Sango Coral Calcium,其生产日期是去年核泄漏灾难发生之前还是之后。直到今年六月,日本的一个渔港里还捞出200吨死鱼呢!”

盘点成功秘诀 人格扭曲是代价

厦门市民熊昌椿记得自己刚参加传销时,即被要求以“空杯心态”全盘接受洗脑灌输。上线陈卫东见他将信将疑,便赠言“相信看到是光明,怀疑看到是黑暗;相信看到是道路,怀疑看到是困难”。传销组织变为邪教会道门,只差一步之遥。在传销金字塔体系里,大多数会员是给网头垫底的,除了赔钱购入滞销货,还徒劳浪费时间精力。不过,鼓吹一夜暴富的所谓“成功学”,仍驱使无数受骗者如飞蛾扑火。“RBC Life美商泰康台湾精湛团队”近日开会,宣扬“投资两万,最快一个月收十万”。总经理王天呈鞭策大家:“蔡秋凰加入才20天就发展了几十人,业绩达到铜级。”对此詹世豪心生疑惑,反问道:“她参加才20天,对产品对公司还不十分了解,就拉了那么多人来参加,不靠行骗靠什么?”姜惠琳也冷冷回应:“听说你们把台湾几个团队都平移到缅甸人下面,让一个金三角帮派分子当网头,我就猜到你们不会走正道。”

调查发现,一些把产品吹得神乎其神的传销人员,业绩提升总是比同伙快。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却因此经常面对各种冷嘲热讽和羞辱。一天,匆匆过街的朱圆(Wendy)被Joanne Hsi认出,即遭奚落:“哇,老得这么快!我都认不出你了。难怪刘敏、杨静叫你小老太婆。天天吃Stem-Kine,管用吗?”朱圆不由浑身一颤,眼泪夺眶而出。此后她好久没在街上出现。也有传销人员认为,只要软磨硬缠用尽手段,把其它公司的网头挖过来,能带来一大批下线,自己就成功了。吴文吉医生拥有三万名USANA下线会员,因而成为RBC642老鼠会“讲师”徐晓玲(Charlene)的主攻目标,被紧盯不放,死缠烂打。吴医生不堪其扰,不敢再接她电话。有一次吴医生去诊所值班,推开门竟看见徐晓玲赤裸身子躺在沙发上。“如果你今天还不加入,我就告诉你老婆----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徐晓玲说罢嘿嘿一笑,吓得吴医生夺门而逃。

低头拉车不看路 嗓大也是井底蛙

Steve Brown是一家小型保健品传销公司的行政总裁。近来客户不断抱怨产品质量差、价格贵,令他疲于应付。感恩节后的一个星期天,Brown来到达拉斯市GNC(健安喜)专卖店了解行情。他拿起一瓶946毫升的芦荟汁ALOE VERA JUICE(UNFLAVORED)仔细端详。该产品标示不掺水,无糖,纯度99%,还用新技术去除了芦荟中的大黄素和杂质,获得International Aloe Vera Science Council优质认证;价格有优惠,如果买两瓶,每瓶8.09美元。Brown再从包里取出一瓶自己公司产的芦荟汁TruAloe(Natural Blend)来看,它的纯度为65%,另外35%是水、柠檬酸、糖、氨基乙酸、苯甲酸盐等抗氧化防腐剂;虽然它也是946毫升装,价格却高达20美元。他不由环顾四周,发现这家专卖店所陈列的产品种类比自己公司多出好几倍。“这里有没有纳米小分子产品、干细胞增长素?”他问营业员。对方答:“那是江湖骗术。GNC可是正规的公司!”

Brown想起,自己公司上星期还在宣传新产品Pure Probiotics是划时代奇迹----每粒胶囊含有30兆益生菌。然而在GNC专卖店,同样的价格能买到每粒含有50兆益生菌的PROBIOTIC COMPLEX。他从包里取出一瓶自己公司产的Coenzyme Q10,它60粒装,每粒含量30毫克,价格为32美元。再看GNC的CoQ-10,同样每瓶60粒,每粒含量高达200毫克,价格却低了将近一半。Brown又拿起一瓶自己公司产的OPC Plus,它每瓶90粒,每粒含葡萄籽120毫克,价格为35美元。而货架上GNC的同类产品GRAPE SEED,每瓶100粒装,每粒含葡萄籽300毫克;如果买两瓶,每瓶仅23.39美元。Brown感到头晕,转身离去。当他走到停车场时,迎面走来他的前任John Price(已辞职)。两人寒暄之后,Price生气地说:“请转告Sandy Brittain,不要吹什么我把Herbalife和Mannatech的配方给了你们。你们远达不到他们的技术!”

崇洋只因传虚名 未识美商真面目

曾经参观过NuSkin(如新)、Market America(美安)、USANA(葆苾康)、E. EXCEL(丞燕)、Morinda(慕立达)等直销公司的David Guo,乘飞机来到德克萨斯州乡村小镇,考察一家鲜为人知的传销公司。他发现这家公司的保健品生产流水线仅具小作坊规模,仓库里堆满滞销货。透过“无菌试验室”玻璃窗,他看见里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没戴口罩,披头散发的女士正跟同事聊天。唯一特别之处是,公司创办人以“芦荟之父”自居。附近其它几家公司的辞退或退休人员,被招来担任各部门经理,虽然工资不高,但允许他们以家属姓名占好位搞传销,增加额外收入。每有传销商到访,公司全体员工倾巢而出,侍立合影,估摸总共不过三十多人。David Guo心头一凉----上线向他吹嘘的“领先同行”的公司,竟是如此光景!想必权威科研学术机构都不太可能与之合作,把先进产品给他们代理。David回去之后不久就决定放弃这家公司。

美国传销公司遇到David Guo这样挑三拣四的人并不多见,毕竟在遥远的亚洲,“美商”两字俨如金字招牌。在台北一家酒店的餐桌上,Clinton Howard将一瓶VitAloe赠给Dean Shin先生,一边解释说:“Vit是生命必需之意,Aloe即芦荟。你看,瓶子上印有我的名字!在我们美国,我是芦荟之父。”后者连忙也取出一个小礼盒回赠,里面放着一块碧绿的玉石。他庄重地说:“这叫翡翠。在我们缅甸,我是翡翠之父。”Howard戴上老花眼镜端详,看到礼盒上印有1982字样,便问是什么日期。“那是生产日期,”Shin说:“翡翠存放年份越久越值钱,不存在保质期的问题。”Howard闻言顿时两眼放光,兴奋地站起身来招呼左右:“Sandy,Kevin,你们听!这位先生的话充满东方智慧,令我想起,我们的产品也不必都印上有效日期。对,这个决定绝对正确!”美商老板接着告诫下属:“你们不必循规蹈矩束缚手脚,我只看每个人的业绩。”

在利益驱使下,某些罔顾消费者利益的外国传销公司正抢滩亚洲市场,千方百计逃避法律约束,并以香港作跳板,将劣质保健品流入中国内地,靠以讹传讹手段取得销售业绩,助长群体性的诈骗犯罪活动。对此我们切不可掉以轻心。

作者:郭青海
责任编辑:王鹏娟
(摘自焦点国际)
2012年12月26日
新加坡 2013-1-24 13:58
保健品直销行业监管盲区的惊人黑幕→ RBC Life Sciences

“Better Nutrition for Better Health”是许多美国保健食品传销公司都在打的商业口号,宣扬“更好的营养才能有更好的健康”。这些传销公司以奖金和积分作诱饵,促使直销会员们每月都订购,每天都服用他们公司的健康产品,甚至还为每位会员“量身订制”全天候“营养套装”,为不同疾病的患者配备“调治组合”方案,其实目的都是为了扩大销售量,牟取暴利。那么,传销人员服用了这些公司的保健品之后,健康状况是否比普通人更好呢?其实未必。由于所谓的“多层次系统法则”要求各个传销组织必须“永远只讲正面的,不说负面的”,因此,许多危害消费者的事实真相都被隐瞒了起来。

● 亡者唤不回  生者安知悔

2010年农历新年伊始,一位侨居美国纽约市的马来西亚华人,因患病期间大量服用某传销公司的所谓“独家氢离子抗氧化产品”,而导致病情急剧恶化,猝死在医院的病房里。据了解,这位名叫吴槟州的男子,于2009年5月参加了一家当时尚未正式开盘、却宣称“要开全球66个国家的市场”的保健品传销公司----RBC Life Sciences,他深信自己在“卡位战”中抢占了未来“金字塔”顶尖层的位置,从此可以借助“可立富”奖励制度(Clear Pay)而倍增“多层次收入”。然而,他在大量服用该传销公司的Immune 360、24 Seven、Microhydrin、OliViva等等产品仅三个月后,便被医院查出罹患肝癌。可是,这家传销公司的市场部主任凯文-杨闻讯后,竟然在出席“直销员培训讲座”时,要求吴先生的女儿、女婿带话到医院,劝说病人无论如何每天要坚持服用十颗以上的Microhydrin胶囊,并声称Microhydrin能够“帮助病人祛除化疗和放疗时留在体内的毒素”,甚至说“吃一粒Microhydrin胶囊胜过喝一万杯柳橙汁”。

悲剧终于发生了。正当千家万户华人家庭团聚一堂庆祝农历新春之际,吴槟州先生的病房里却传出妻子、女儿们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主治医生对于这位病人突然出现肝肾急速衰竭的情况大惑不解,此前他们还曾因为白血球、红血球的化验结果而表示乐观。噩耗传来,侨社乡亲无不唏嘘。吴槟州生前为人正直,乐善好施,在邻里乡亲之中广受爱戴。这一悲剧也在许许多多保健品直销商的心里蒙上了阴影,一时间他们相互流传诸如“张明也得了前列腺癌”、“徐晓玲也得了宫颈癌”之类的消息。吴先生原来的“下线”会员们纷纷“跳槽”,去参加FKC(爱可欣)、eCosway(科士威)等其它的传销公司,而张明、徐晓玲等人也被吓得转去购买Mannatech(美商环泰)产品Ambrotose和E.EXCEL(美商丞燕)产品Millennium调理身体。

温州乐清市一名中年妇女数月前听说美国传销产品Microhydrin可以 “抗衰老”、“抗疲劳”,便委托亲属从美国订购了三瓶Microhydrin。她每天早晨在赶去上班的途中,打开瓶盖吞服两粒Microhydrin胶囊,一周后便感到肾脏疼痛难忍,最后只能去医院做手术。医生从她的肾脏里发现一些白色晶体沉淀物,经化验查明是硅酸盐矿砂。该妇女出院后打电话给美国的亲属,抱怨Microhydrin害人,不料这名亲属却反而责怪她在吞服Microhydrin胶囊之后,忘记应及时喝八盎司以上的水稀释肠胃。多么不可思议,美国怎么竟有这样的“抗衰老”、“抗疲劳”的保健食品!

● 营养重均衡  祸出随意补

其实,传销公司在写得洋洋洒洒的长篇产品说明书中,有一句关键的句子却被大多数直销会员所忽略----“Microhydrin is a unique silicate mineral”。翻看字典,Silicate(硅酸盐)实际就是沙土、矿砂。据科学杂志报道,某些矿石浸泡在水中时,会使水质迅速呈现碱性,并释放出硅、硒等矿物质和微量元素,产生负离子。如今市面上形形色色的“负离子水机”、“纳米能量杯”、“Alkaline Nano Energy Water”之类的产品,其共同之处就是都在容器的夹层内或滤水器的内胆里放置了碱性矿石。传销公司所宣传的Microhydrin所谓的独特性,只不过是它将矿石粉装入胶囊,让人们直接吞进肠胃而已。

姑且不论哪一种摄取矿物质、饮用碱性水的方式对消费者更为安全,如果长期盲目摄入矿物质及微量元素,会对人体产生危害。厂商往往对此讳莫如深,避而不谈,不仅是商业伦理问题,更是食品安全监督的疏失。通过查阅专业文献发现,当人体内硒过量时,表现为头发变干、变脆、易断裂和易脱落,肢端麻木、抽搐,严重者甚至偏瘫、死亡;硅过量,会引起局灶性肾小球肾炎;氢过量时,产生一氧化二氢,会引起汗液、尿液过量分泌,恶心,呕吐和具有肿涨感等症状,打乱身体组织液中的电解质固有的平衡状态。如果人们通过天然食物来摄入矿物质和微量元素,一般不会产生上述问题。医生会建议缺铁性贫血患者平时多进食富含铁质的蕹菜、菠菜等,而不法的保健品传销公司则会生产铁砂胶囊,宣称速效产品。

无独有偶,数月后台湾基隆市一名“钻石级”女直销商也因常年服用自家卖的多种保健食品而突发药物性肝炎,全身黄疸,最后因肝脏急速衰竭,凝血功能丧失而死亡。这名直销商深信健康取决于营养,保健食品可以“没病强身,多吃多补”,殊不知各种保健品之间是有交互作用的,并可能与某些慢性药物相冲突。荣新诊所副院长何一成医生指出,抗凝血药Warfanin决不能与银杏同服,而降血脂药Statin决不能和红麴同服。最近几年的医学研究发现,长期服用抗氧化维他命或营养补充剂,非但无助于抵御癌症或预防心脏血管病,反而可能损害健康。2004年《Lancet》刊登丹麦科学家的七篇论文,根据对131727人进行实验对照,发现长期服用胡萝卜素和维生素A或E等抗氧化营养品,会分别增长死亡风险29%和10%。

● 奸商花样新  民众常识缺

近年来维生素D销量增长速度超过了任何其他补充剂,销售额从2008到2009年增长了82%,达到4.3亿美元。不过,美国FDA提醒民众要防止维生素D过量中毒,婴儿每天摄入的维生素D不得超过400个国际单位。加拿大癌症协会则警告:人体内的维生素D总量不应超过2000个国际单位。据统计,仅2004年,美国就有284人发生维生素D中毒﹐其中一人死亡。维生素D的半衰期是28天,在人体内特别不容易被清除。如果你第1天服用了1000单位的维生素D,在第28天的时候你的体内还有500单位。如果第1天你服用1000单位,第2天又服用1000单位,那么在第2天的时候你体内的维生素D就接近2000单位。维生素D又被称为“阳光维生素”,如果你持续在阳光下裸露脸、胳膊和手20-30分钟,体内就会自然产生1000个国际单位的维生素D。

美商泰康生命科学股份有限公司从2011年5月起,代理销售一种含有2000个国际单位的高剂量维生素D3产品“Stem-Kine”胶囊(它还含有1400毫克的胡萝卜素及糅花酸)。这家传销公司宣称,任何人(不论年龄、性别、身高、体重、健康状况等)只要每天服用4000-8000个国际单位以上的“Stem-Kine”胶囊,仅需14天便可使自身骨髓内产生干细胞数量多达100%。不过,但这种“Stem-Kine”胶囊在台湾申请注册时,却遭勒令不得使用与干细胞(stem)有关系的名称。于是传销公司便想出了英文字母缩写的花招,将产品名称申报为“SK Plus泰康原生胶囊食品Dietary Supplement”,故意给传销团队留有宣传鼓惑“干细胞神药”的空间,钻法律空子。就这样,当维生素D3产品打上干细胞的旗号之后,其价格一下子翻了五六倍。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近日制定《保健食品命名规定》和《保健食品命名指南》,规定每一种保健产品只能有一个名称(包含品牌名、通用名、属性名),保健品名称中禁止使用虚假性词意、夸大性词意、绝对化词意、明示或暗示治疗作用的词语,避免误导消费者。凡是发现保健品宣传有疗效的,都不允许上架。对照上述规定,市面上诸如“NeuroBright”(益智灵)、大蒜克癌片、“Artichoke Liver Clease”(朝鲜蓟清肝素)、排酸肾茶、“Stem-Kine”(干细胞显现)等等保健食品的名称,都在严禁之列。尽管台湾地区实行不同的法令,但据悉Microhydrin在注册时,原中文译名“微氢”未获准许,因为其主要成分是硅酸盐,而不是氢。传销公司最后只好以谐音“维清”胶囊为名来申报。其实“维清”仍属于虚假性词意,若取名“矿砂胶囊”或“硅酸盐胶囊”更为贴切。  

● 传销宣传战  骗术竞技场

直销市场里的虚假广告和夸大宣传更是铺天盖地,混淆视听,保健食品自称具有降糖、减肥、增高、抗癌、提智、灭菌、消炎等等疗效的,应有尽有,甚至还标注“有效率”、“治愈率”多少。有公司宣称“拥有诺贝尔医学奖成果和专利授权技术”,当工商稽查人员前去调查时,公司总裁却镇定自若地说:“难道维生素C的发明者不是获得过诺贝尔医学奖吗?维生素C是我们的产品之一。”某些直销公司自己不敢宣称什么“纳米科技”、“航天员指定产品”、“联合国授权”、“营养学之父”,却放任传销团队自行印制中文产品册,制作私人网站,将公司背景、产品功效和商业机会等等说得神乎其神。公司负责人还会故意跟某位极尽夸大宣传之能事的传销人员一起合影,以此迷惑公众,混淆视听。

奸商招数远远不止这些。某公司明明只有一种产品曾获得过GMP和NSF认证,却在网站首页及产品目录册封面打出GMP和NSF图标,以此混淆其余六十多种产品未合格的事实。产品的外包装上印有“Manufactured in a GMP Registered Facility”字样,其实并不表示它获得了GMP质量认证,或许它只是委托了某家拥有GMP认证资格的工厂来加工而已。不法直销公司还经常在产品的生产日期、有效日期等等标识上做手脚,甚至不作标示,以方便传销人员作假。“Stem-Kine”的产品说明书上列有十分醒目的图表,诠释其功效是何等神速,服用两天后可使干细胞增长17%,两周后可增长100%。然而说明书的底部却印着一行比芝麻的一半还小的微型文字,读者必须借助高倍放大镜才能看清其内容:“These statements have not been evaluated by the 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 This product is not intended to diagnose, treat, cure or prevent any disease.”(即“此类陈述尚未经过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检验。本产品不用于诊断、治疗或预防疾病。”)真可谓用心良苦。

Royal Body Care公司在宣传其背景时,经常把总裁柯林顿-郝沃说成“芦荟药用成分的发现者”、“Father of Aloe”(芦荟之父),把另一位创办人克里斯多夫弗-希尔斯说成“Pioneer of Spirulina”、“Father of Spirulina”(螺旋藻先驱、螺旋藻之父),难免引起传销人员疑惑。黄坤品先生在致该公司董事会的信函中写道:“宋朝的《开宝本草》和明朝李时珍所撰的《本草纲目》都详细记载了芦荟的药用功效;古埃及的《耶比鲁斯•巴比路斯》也记载当时芦荟被主要应用于泻剂、安眠剂及苦味剂。现今世界各国研究芦荟,种植芦荟,开发芦荟制品者,更有数以万计之众,但大家至今没有听说谁是‘芦荟之父’。”他还写道:“法国药物学家克莱博士于1940年到非洲探险,发现居住在乍得湖畔的土著人身体健壮,极少生病,可能跟他们每天食用乍得湖中的一种藻类有关。1962年,另一位法国药物学家克雷曼来到乍得湖畔,研究这种藻类对于当地居民生存和健康的重要性,后来又将藻类标本寄给当时著名的藻类学家坦格尔进行鉴定。因这种藻类呈现螺旋形状,故取名螺旋藻。很显然,这段史话被你们公司移花接木,加在克里斯多夫弗-希尔斯先生身上了。”

● 北美滞销货  亚洲找出路

每一家直销公司刚在某个陌生的地区开拓新市场时,总是使出浑身解数来吸引当地传销商。一些本身缺乏“亮点”的公司,通常只能一味夸口许诺给足优惠,并赠送礼品,甚至将创业模式描绘成“天上掉馅饼”。王天呈先生被美商泰康生命科学股份有限公司聘为台湾分公司总经理,其口才毫不逊色于阿扁先生。“美商泰康立志开拓66个国家,给我们每一位传销商带来一个世界性的舞台!我把它的奖金制度Clear Pay以中文命名为‘可立富奖励制度’,语意再贴切不过了。因为,这个制度是真正能让每一个刚进入这个事业的人,每个月不需要任何基本责任额,却也可以从公司直接领取丰厚的奖金!”谁料王总经理话音刚落,后排座位上的陈炳宏先生突然站起来,大嚷道:“才开66个国家?太少啦!为何不说要开160个国家!我昨天还跟马英九说,他应当宣布竞选联合国的秘书长,而不是竞选连任台湾总统。美商泰康应当宣布明年进入联合国做传销!”一番话引起哄堂大笑。

直销公司大话说尽,未必前景一片光明。世界各地每天都会出现新公司,每天也都会有公司黯然倒闭。当一家公司的仓库里堆满了滞销货,开始担心刚刚生产出来的几批产品最终只能等待被报废的命运,不敢再标示产品的有效日期,那么,这时它实际上离寿终正寝已为期不远了。传销商刘美琳女士回忆道:“三年前我们刚加入会员时,公司的网站上,产品目录册上,还有韩文版、西班牙版,而现在只剩下英文版。韩裔团队因为发现芦荟汁里有死蟑螂,不容公司解释就全部退出了;而西班牙裔会员们喋喋不休指责牛初乳胶囊、OliViva、Green Phyto-Power、Aloemanna、I.Q.Omega-3、TruAloe等产品没有USDA ORGANIC有机食品认证,也都走了。”郭大樑先生也颇有感慨:“三年里,奖金制度改了七八次,网站变更了四五次,最后我发现自己辛辛苦苦发展起来的两条下线队伍,被上线徐晓玲通过公司网站管理人员全部移走了,就干脆不做了。我做了二十年直销,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乱来的公司!”

林健小姐是一位富有正义感、爱打抱不平的会员。有一次她发现传销商谭伟光从公司取回大批过期的保健品及包装用品,并听说谭先生在中国内地设“统一发货点”,就立即给公司打电话,严厉批评市场部主任凯文-杨。林小姐说:“公司没有向中国商务部申报,所有产品都没有经过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检查,就擅自开设Paylution电子钱包,怂恿Wendy Zhu往中国搞传销,是违法的!这样做虽可缓解产品滞销的燃眉之急,但会被中国政府列入从事走私诈骗的不法商家黑名单。这对于许多因看好未来中国市场而加入的会员而言,是非常不公平的。”

● 智商高的忽悠人  智商低的被忽悠

产品滞销问题,正迫使传销公司RBC Life不惜一切风险代价,孤注一掷去亚洲开辟新市场。对此,直销商包佑信先生认为,此举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他指出,公司的产品之所以在美国没人要,主要原因是价格和质量两方面都没有优势。他说:“一瓶60粒装的Coenzyme Q-10,每粒含量仅30毫克,会员优惠价却高达36美元;而在GNC连锁店里购买一瓶120粒装的CoQ-10,每粒含量100mg,售价仅20美元!”他又举例说:“一瓶120粒装的Omega Defense,每粒EPA含量为500毫克,售价为34美元;而在GNC连锁店里购买一瓶120粒装的优质Triple Strength Fish,每粒含有647毫克EPA和253毫克DHA,售价仅16美元。”

不过,纽约直销界颇有名望的胡彬先生则全盘否定这种观点。胡先生指出,片面强调产品优势,是传统商业的观念,而传销领域最看重的是“事业平台”。“即便产品并不怎么理想,甚至根本就没有产品,只有一个抽象赚钱的概念,但是,只要公司提供一个能够真正帮助传销商发展团队的系统工具,就不愁打不开局面。”胡先生认为,传销其实是一种智力游戏,“智商高的人永远忽悠人,智商低的人永远被忽悠”。系统工具设计得是否周全,会直接影响到忽悠的能量大小。他说:“我的成功诀窍是,只跟那些有兴趣同我一起设计这种系统工具的人合作,而不是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那些总是跟我争论产品质量及功效的人身上。”

对于马来西亚华人吴槟州先生因服用传销公司的问题保健品而猝死事件所产生的负面影响,胡彬先生也感同身受,深表惋惜和同情。但是他表示:“聪明的人永远不钻牛角尖。纽约做不了,就去温哥华做,去洛杉矶做,去香港做。陌生人市场永远比熟人市场更为广阔!在陌生的地方,你会发现反而更容易向人们宣传他们从未听说过的产品。只要我说纳米科技,他们就相信纳米科技;只要我说干细胞,他们就相信干细胞。十个听众之中,只要有三个人相信,我就成功了。做传销,要多动脑子,而不能象Wendy Zhu那样靠脱裤子,那以后如何面对家人呢?我的儿子看到我所发展进来的会员越多越多,就越发敬佩他老爸,把我看作真正的英雄。网络多层次营销事业充满惊奇,将来一定会吸引更多年轻人参与。”看来正因为直销界有为数不少的人持有跟胡先生一样的理念,才使得象RBC Life这样的传销公司层出不穷,成为他们相继觊觎亚洲市场的资源基础。

程瞰楚
2012年7月27日

(摘自香港在线)
新加坡 2013-1-24 13:58
RBC Life Sciences传销人员未必都是骗子

报纸上有文章说:“世上坑蒙拐骗之类的勾当,要数传销圈子里最多了。大多数人参加传销赚不到钱,而赚钱的基本上是几个骗子。传销人员每时每刻都想着如何拉人参加传销,故意夸大事实或刻意隐瞒问题来进行宣传,否则难以得逞。”

我并不认同这种说法。我深信,许多努力从事传销的人实际上并不是坏人,本身也是受骗者。

在武汉的一家咖啡馆里,我曾遇到一个到处流窜、做了多年传销的人。听他口若悬河地吹嘘一家叫作RBC Life Sciences的传销公司,我忍不住拿起他放在桌上的产品目录册子来翻看。

这是一个来自美国纽约的体态有点发福的中年男子(记得他叫谭伟光,英文名Jacky Tan),说话声音挺大。他用带有浓重广东口音的国语,拍胸脯说:“我绝对不骗你,我做RBC每个月赚两万!你看,这是髓宝----干细胞产品,每天早两粒晚两粒能治好绝症,全球唯一,世纪性的创造!六十美元一瓶...”

他见我将信将疑,于是把一只印着英文字“Stem-Kine”的蓝瓶子递给我,并郑重其事地补充说:“RBC Life公司所有产品都是纳米科技做的,老板是‘芦荟之父’,世界第一!”

为了躲避他的唾沫和口臭,我连忙转过脸,细细看Stem-Kine瓶子上的产品成分说明。

我发现,除了鞣花酸、胡萝卜素和维生素D之外,它并没有什么新玩意。Stem-Kine的维生素D含量超高,我暗自算了一下----如果早两粒晚两粒服用,每天就摄入4000单位以上的维生素D!记得医学杂志曾指出,维生素D属于脂溶性的维生素,长期服用会在人体内不断沉积,超过一定数量时会危及生命。想到这里,我决定打断他的宣传,规劝他就此收手。

为避免争执,我采用启发性的方式来展开话题。

“干细胞产品,市面有好多种。营养品的作用只是促使人体自然增长干细胞,而不是直接输入干细胞。瑞士生产的Swisscorr Apple Stem Cell,是以一种稀有的苹果Uttwiler Spatlauber为原料制成干细胞饮料,服用后可促使人体细胞再生,增强免疫力。美国StemTech Health Sciences公司生产的纯植物性干细胞促进剂StemEnhance,是以水生植物Aphanizomenon Flos-Aquae为原料,其所含L-Selectin Ligand可使干细胞(CD34+ cells)从骨髓中释放出来;而它的多糖分子Migratose,可促进干细胞从血液中进入组织。不知你是否听说过干细胞美容护肤品?这类护肤品现在市面也不少。”

对方听我这么一说,马上不再作声,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我,静静听我讲解。

“你推销的这种Stem-Kine,不能算什么独特产品。它的材料是鞣花酸、胡萝卜素和维生素D,成本可能不到二十美元。刚才我发现,这瓶Stem-Kine只印了出产日期MFG 03/11,而没有有效日期。你不觉得奇怪吗?食品、保健品、药Pin,都应该标示有效日期,对使用者负责。以我主观猜测,你参加的这家直销公司RBC Life Sciences不是一家守法的、规矩的公司。老板‘芦荟之父’?怎么以前没人听说过?还有,RBC所有产品真的是用纳米科技制造吗?为什么这本英文产品册子上一个字也没提到nano或nanotechlogy?你回去查一下公司网站,看看有没有提到过。如果没有,那就绝对不会是纳米科技。”

他顿时面露尴尬之色,无言以对。

“你做直销,最好要选择一家老老实实的公司。不老实的公司不会照章办事,往往在财务、管理、客户服务等方面漏洞一大堆,迟早出问题和垮掉。我听说,直销公司是有权对奖金制度进行改变的,也就是说,游戏规则随时可能生变。不老实的公司更会花样百出地对大多数经销商的利益进行侵占,只满足少数网头的私欲,容易产生各种纠纷。你辛辛苦苦拉来许多人,如果某一天突然都被移走了,不是白忙一场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老实的公司自然聚集了一批坏人,热衷于搞欺诈性的炒作。除非你比他们更坏,否则吃亏的是你。”

他听了我这番话,深有感触,连连对我表示感谢。

此后我们还见过几次面,他透露,其实他并不十分了解那个经常拉他参加各种传销的瘦老头的背景,因为那个“上线”不断改换名字,一会儿叫David Zhang,一会儿叫Michael Zhang,一会儿叫Kevin Zhang,就连其中文姓名是“张明”还是“章明”,他也搞不清。

传销,是一种人际网络的生意。有人参加传销,是为了寻找理想化的产品或商业机会;有人参加传销,是为了认识周围更多的人;而有人参加传销,则只是为了便于行骗,因为在其它行业里行骗会受到较多的制约。

胡潇蓤
2011年9月9日
新加坡 2013-1-24 13:57
美商泰康RBC Life Sciences“抗衰老保健品”让传销人员迅速变苍老

提到“老哥”张明和他的女朋友徐小玲,传销界许多“网头”都认识,因为他们是几十家传销公司的会员,经常在不同的团队“串角”。尽管张明一会儿叫David Zhang,一会儿叫Michael Zhang,而徐小玲一会儿是Sharon Xu,一会儿是Charlene Xu,但是当他们每次在某个老鼠会里现身,总会遇见许多熟悉的目光。散会后,以前的上线或下线便追上来,喋喋不休诉说前嫌。

很念旧的老朋友陈先生慨叹说:“三年不见,张明、徐晓玲老了好多”。以前“老哥”生龙活虎,经常登台演讲,这三年里不知何故象换了个人似的,尽显老态龙钟,染得乌黑的头发下面,是一张很不相称的苍老而疲惫的脸,眼皮全耷拉下来。挽着他走路的徐小玲,身材高挑,风韵依旧,然而仔细打量,却发现她的脸部十分僵硬,笑容如同木偶。被脂粉遮盖着的竟是一张“塑料脸”!

陈先生认为,这一定是跟他们使用传销公司RBC Life Sciences(美商泰康)产品有关。他说:“传销不容易做啊。如果自己不敢使用公司的产品,就很难推销给别人。既然要赚钱,只能给传销公司当‘白老鼠’。”陈先生回忆,三年前张明、徐小玲为了说服他参加RBC传销,曾告诉他说,吃RBC Life Sciences的“抗氧化”营养品可以年轻十岁。

“幸亏我没有加入RBC,否则我也象他们今天这样,都一下子起码老了十岁!传销这玩意儿能相信吗?想想老哥和晓玲,其实也是受害者,系统呀培训呀什么的被洗脑了。有时间我一定会劝导劝导他们。”陈先生如是说,想必RBC的传销会员们听了会怒不可遏吧。

黄启峰
2012年7月

网上资料
新加坡 2013-1-24 13:57
为什么美国传销公司RBC Life Sciences在其本土没有市场?

● 公司受不法分子挟持

声名狼藉的美国德州保健品传销公司RBC Life Sciences面对内部纠结不清的人事矛盾,以及仓库里挤压如山的滞销产品,继续打“中国市场”主意,近日再次向华裔传销网头作出一系列妥协,其中包括:(1)允许他们为中国内地的传销下线会员代领奖金;(2)保证今后修改奖金制度之前须经他们同意;(3)为便于网头对产品外包装自行处理,今后不再标识产品的有效日期;(4)开通“电子钱包”Hyper Wallet,使中国内地的传销团伙可以假冒的香港地址接受佣金;等等。RBC Life Sciences这些做法,明显触犯中国、美国和香港的法律,也侵害了大多数会员和消费者的权益。

2011年11月,纽约个别华裔网头在获得RBC Life副总裁Kevin Young(凯文)和传销大网头Sandy Brittain(珊蒂)的上述承诺之后,立即飞赴香港,抢先筹备发货点,同时通知中国内地的传销团伙,要求他们以“香港地址”重新报单注册。一些网头毫不掩饰地说:“我们有了凯文、珊蒂,就等于有了RBC Life。” 自从前任总裁John Price(约翰)忿然辞职之后,凯文和珊蒂掌握了RBC Life Sciences实权。从“要样品,找凯文”到“要废品,找凯文”,从“要跳线,找珊蒂”到“要移线,找珊蒂”,凯文和珊蒂在传销会员们的眼中可谓权力无限,向来说一不二。

● “潜规则”导致混乱不堪

凯文、珊蒂的权力是带有“潜规则”的,纽约个别华裔网头为此绞尽脑汁。谭伟光(Jacky)不禁向他的上线张明(David)、Bennick Tan(Ben)和朱圆(Wendy)诉说:“‘小婷’、‘小玲’付出很多,去旅馆陪‘大白熊’、‘黑猩猩’,后来公司才同意了...而那个一直假笑的老女人,是喜欢钱的。美国人也一样。”个别网头通过“潜规则”占了便宜,洋洋得意,而大多数中国内地会员却成了受害者,他们付了钱却经常缺货,而到手的产品不是过期的就是被改了日期的,许多人连奖金也都被朱圆、谭伟光等人去公司财务部冒名签字拿走了,不由心生怨恨,后悔自己选错了公司,跟错了团队。

据知情者透露,RBC Life Sciences的行政官员以及上层传销网头,因长年在不同的传销公司之间跳槽,故被同行称作“传销跳蚤”。比如徐小玲(Charlene)、胡宾(Jack)、郭大良(David)、周舞梅(Estella)、朱圆、谭伟光、张明等纽约网头,实际上都已参加几十家传销公司,不停地把下线拉来拉去,很难想象他们会对哪家公司、哪个团队负责。一些会员发现下面“整条线”被徐小玲、张明通过珊蒂“平移”走了,就不断打电话向RBC Life Sciences大吵大闹,吓得中文接线员不敢再接电话。而福建会员余宝英也投诉,自己曾推荐多人入会,却没拿到过奖金,原来她的会员号早已被上线朱景华偷偷转卖给了吴斯俊。

● 销售业绩全凭诈骗手段

会说谎的业绩大,会诈骗的级别高,RBC Life Sciences实际上专门为社会上的一些骗子搭建“成功平台”。2011年4月,朱圆、谭伟光和张明等策划了一个骗局,分头向北京、青岛、成都、乐山、苏州、西安、莆田、广州、武汉、合肥等地的传销团伙发布“激动人心的消息”:RBC Life Sciences为了奖励业绩出众的传销人员,将于9月组织大家到夏威夷旅游。朱圆摇唇鼓舌,在网络教室里说道:“只要你们连续两个月冲上‘铜级’,公司就会为你们办理去夏威夷旅游的一切手续。从夏威夷进入美国本土非常容易,移民美国一蹴而就。你们不要再犹豫了,马上报单,一起冲‘铜级’,到9月份就可移民美国!”

经朱圆、谭伟光、张明等人这么一鼓动,中国地下传销老鼠会一下子象炸开了锅似的热闹,掀起“冲铜级,去美国”热潮,有人还四处借债,花了数万元来订购RBC Life产品,而这些产品根本没有经过中国食品药Pin质量管理部门的检查,多半是超过保质期而被网头自行改期的废品。可是到了8月下旬,朱圆却又突然告诉大家,说:“RBC公司变卦了,不让中国的会员来美国,就连我和谭伟光也去不了夏威夷。”为了装委屈,朱圆声泪俱下,声称自己也是受骗者。其实,朱圆、谭伟光、张明等网头单凭这一招就赚足了钱,还凭“业绩”倍受凯文、珊蒂宠幸,从此仗势欺人,抢旁线的人。

● 骗子不敢以自己姓名入会

早在一年前,朱圆和谭伟光就曾拿着他们跟凯文、珊蒂的合影照片跑到中国,声称“受RBC副总裁委托开发中国市场”,并宣布“RBC将于10月15日开香港,年底开中国”。朱圆、谭伟光以“3800元报单赚大钱”做幌子,诱骗大批传销人员入伙,并统一收费,统一发货,还对所有产品大幅加价。可是过后不久,朱圆、谭伟光便又称:“RBC公司变卦了,不开中国市场了,所以奖金不能往中国发,我们也没有办法。” 一些受害者向RBC Life Sciences举报朱圆、谭伟光的恶劣行径,然而公司却答复说,由于在经销商名单里找不到“朱圆”和“谭伟光”,因此无法处理。原来他们是以别人的名字加入RBC Life会员的。

每当中国内地下线会员指责朱圆、谭伟光“收费太狠”、“吞了支票”、“少了产品”时,朱圆便编出谎言来狡辩说:“当初你们加入RBC时,我为你们每位都花了三百美元向美国税务局申请了报税号,这笔账你们怎么没算?”然而,据知情人透露,朱圆根本没有为中国下线申请过正式的美国报税号,况且美国税务局也无法向他们征税,这本来就是骗局。据悉,在美国申请报税号通常花费不过几十美元而已,三百美元简直就是天价。朱圆、谭伟光还谎称“RBC Life所有产品都是纳米科技生产的”、“无医可救的病人只要喝一瓶‘奥丽威华’就起死回生了”,然而他们自己平时却根本不吃RBC Life产品,家里都堆满了美国各家传销公司形形色色的产品。

● 网头行骗熟人无法得逞

正派的直销团队一般都强调“复制正确的行为,复制正确的心态”,杜绝炒作行为,注重塑造团队文化,以德服人,形成凝聚力。而以讨价还价纠集起来的“传销跳蚤”团伙,只会夸大其辞宣传造势,相互坑蒙拐骗,最后通常因分赃不均而翻脸。黑龙江会员的赵春华和江苏会员的徐耕说,他们从见到纽约来的上线第一眼起,便意识到自己遇到了骗子,不屑再以“医生”、“老师”相称了。他们后来经打听证实,美国的几个上线果然都名声很臭。纽约传销圈子里经常谈论的是“郭大良与杨惠敏、周舞梅之间”以及“胡宾与龚小燕、徐小玲之间”不齿的关系,而不是他们所炒作的“RBC事业机会”。

RBC Life的华裔网头都住在纽约,但在纽约本地却没有市场,只能改名换姓,到遥远的中国、台湾、温哥华、洛杉矶、休斯顿和新加坡去忽悠陌生人。原因只有一个:凡是曾经领教过朱圆、谭伟光、胡宾、张明、徐小玲等人的品行的熟人,都不愿再接近他们了,惹不起,躲得起。就连朱圆自己也承认,好多人只要听说是他们几个在做RBC Life,掉头就走。朱圆还透露说:“凯文、珊蒂最近一次来纽约组织培训,租下两天会场,不料只来了十几个人,大家都很尴尬。”“要样品,找凯文”,“要移线,找珊蒂”,这样的RBC Life Sciences,谁还敢碰?凡有心继续做下去的会员,只能期待凯文、珊蒂等人哪天再一次跳槽,去折腾垮别的传销公司。

吴闻声
2011年11月25日

(摘自温哥华论坛)
新加坡 2013-1-24 13:56
U.S. Direct Sale Company RBC Life Sciences' Crime Evidence in China

The recent rumors of RBC Life Sciences's (located in Irving, Texas, United States) crime of illegal cross province multilevel marketing and smuggling actions has been prove.

On September, 2011 RBC Life's vice president of marketing, Kevin B. Young issued a command to the Chinese marketing ring, under his requirements, to complete the W-8BEN form (Certificate of Foreign Status of Beneficial Owner for United States Tax Withholding), with the signing date of 1-1-2011.

Kevin B. Young commissioned fellow Ring Leaders like Wendy Zhu, David Zhang, and Jacky Tan to forward the command after it is issued. His letter says: “We are not licensed to do business in China and do not wish to violate any laws. Any personal sales done after June are not eligible for commissions.”

Over the past year, RBC in variety of illegal mean has been issuing commissions to the mainland marketing ring. Yet, being insidious and hypocritical, Kevin B. Young still used words like “...do not wish to violate any laws...” as a cover up. According to reports, immediately after Kevin issued the W-8 command, he, David Zhang, and Ben Chen planned for the next step. Using “registering with Hong Kong address” as cover to cont. expand their multilevel marketing, smuggling, and fraudulent illegal actions.

Many in the fields complained incidents like missing products, expired products, overcharges, and incorrect commission calculation ever since Kevin B. Young took charge of RBC's Marketing. Many RBC products no longer show expiration date, the product labels are unreadable and easy to smear.

The W-8BEN letter was issued on September, 2001, but within Young ruled that all mainland associates must fill out date as 1-1-2011, to cooperate with his fraud. However this also left clear evidence difficult for him to deny in the future.

Unknown to Kevin Young, many of the mainland associates did not see his scheming letter, even it's been translated. Wendy Zhu, David Zhang, and Jacky Tan unauthorized withheld the V.P. letter and making associates fill-out fake U.S. address like, 36-20 Bowne Street 1K, Flushing, NY 11354 or 142-26 Roosevelt Ave, Flushing, NY 11354 etc..

The mainland associates cannot distinguish the causes of many painful incidents weather it's from the company or the ring leaders. Even leaders like Jinghua Zhu, Weidong Chen, Geng Xu, Ping Yang, and Xiaoqi Liao complained and called RBC Life is a company of scammers.

Wendy, David, and Jacky claimed RBC products to be the product of the century, manufactured with Nano cluster technology, smaller that human cells. Yet when dissolved in water, almost every product leave residues worse than common instant coffee. None of the RBC product but spirulina has USDA ORGANIC prove.

Inside source from a Miss Tiffany Yin says, during RBC’s 20th celebration party, merely 50 people showed up, composed of friends, family and employees. She quoted Kevin B. Young “80% of our product are sold to China, because no one wants them in the States. We are very excited for the Asian market.”

Why the little interest in U.S., if RBC’s product truly does what they advertised? In truth, ring leaders like Wendy, David, and Jacky, whom we call fleas of multilevel marking, targeted RBC as their next tool because they sensed the youth of this company, the leaks and loopholes within management, and a company desperate to consolidate excess inventory or soon-to-expire inventory can grant them the ability to make demands and pressure the company any way they wish.

2012-01-10

(This translated text from Willie)
新加坡 2013-1-24 13:56
RBC Life Sciences(美商泰康生命科学股份有限公司)设立“电子钱包”Hyper Wallet和paylution,非法在中国招募传销人员,以虚拟的香港地址向大陆内地走私过期保健品,发展传销诈骗组织,会员遍布哈尔滨、长春、延吉、锦州、营口、北京、天津、青岛、济宁、武汉、苏州、莆田、龙岩、合肥、成都、乐山、重庆、鄂尔多斯、广州、深圳等地,社会危害极大。
新加坡 2013-1-24 13:55
RBC Life Sciences(美商泰康生命科学股份有限公司)保健品都没有通过中国食药质检管理局的检查。一些产品没有标示保质期,另一些则是改期的过期产品。有人吃了RBC Life Sciences保健品半年后得癌症死了。
新加坡 2013-1-24 13:55
美国德克萨斯州传销公司RBC Life Sciences(美商泰康生命科学股份有限公司)是全球罕见的拒不标示产品保质期的保健品生产商。RBC Life Sciences负责市场和销售的副总裁Kevin Young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辩解称,美国FDA和GMP并没有要求RBC Life Sciences制造和销售的保健品一定要标示保质期。Kevin Young告诉传销人员,2011年3月以后,RBC Life Sciences公司在产品外包装上只标示生产日期,大家可以自行推算,大部分保健品的保质期为两年,其中液体类的和益生菌类产品的保质期为一年。不过,RBC Life Sciences某些产品如Sango Coral Calcium(桑格珊瑚钙)等甚至也不标示生产日期,原因是Sango Coral Calcium的产地是曾经发生严重核污染的日本,RBC Life Sciences显然不愿意被人推算这些产品在是日本核灾难发生之前还是之后出产的。

网上资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