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大华社区 返回首页

admin的个人空间 http://newsdh.com/bbs/?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美国婴儿潮最后的狂欢:2016,希拉里能接班吗?

热度 200已有 3144 次阅读2015-3-4 13:46 |个人分类:网络聚焦|系统分类:杂谈

 

    就美国的2016年大选来说,民主党让希拉里(Hillary Clinton)来接棒早就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在2015年的最初几天里某些媒体津津乐道于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幕客开始转投希拉里门下,这对于积极备战2016年总统大选并把希拉里推上台前迎战共和党的民主党人来说正是理所当然的。在这里需要怀疑的似乎只剩下一个问题:希拉里有没有能力成为奥巴马的合格接班人呢?
  不可否认,希拉里和奥巴马之间可能是有那么一点问题。但是,比起被全面证伪的希拉里自传“剧透”里的两人矛盾,这两位民主党要人的关系恐怕并没有外界想的那样不堪。虽然在2008年至2012年间,奥巴马对希拉里很是忌惮,更称如果希拉里在2012年继任“那我就失败了”。但在奥巴马于2012年开始第二任期后,从北京到华盛顿的分析人士都可以发现现在奥巴马正与希拉里休戚与共,奥巴马或者民主党的政治遗产将留给准备入主白宫的希拉里。从这里看去,甚至奥巴马本人都会亲自为过渡期站台。这也让奥巴马前不久突然对国会大拍其桌子的行动有了几分特殊的目的。
  对于奥巴马来说,这位美国总统出生于1961年,根据媒体上通行的说法,奥巴马的少年时代倒也恰巧在夏威夷有过一段不宜声张的经历。这一点就让他和希拉里、克林顿(Bill Clinton)等人有了显而易见的连接节点。毕竟,希拉里和克林顿是当年的左翼学生。希拉里如果上台,如果采纳了奥巴马的一套,这恐怕倒是大有克林顿政策在21世纪复活。
  很显然,希拉里和奥巴马彼此需要对方。无论喜欢与否,两人的命运连在了一起。尽管对于希拉里来说,她作为新自由主义者的表象可能会让外界对“接棒”奥巴马这一点形成疑惑,她与克林顿之间的家庭罅隙也让外界津津乐道。但有一点必须承认的是,如果希拉里有望掌权,当年她恐怕还得继续延续当年克林顿时期的政策,而这一点正是和奥巴马一致的。
  环顾奥巴马2015年的国情咨文,不难发现其“劫富济贫”的新方案大有克林顿时代征收“奢侈税”等措施的意味。克林顿时代奢侈税的开征原意是要向富人征税,结果却事与愿违,让阶级分化尚不明显时期的美国中产阶级遭遇打击,当“99%”的分化在21世纪变得明晰时,奥巴马在2015年的尝试显然已经踏上了克林顿在90年代中期时走偏的轨迹。
  事实上,奥巴马和克林顿之间政策的连续性是客观存在的。其中最突出的莫过于改革医疗健保制度的尝试。无论是克林顿还是奥巴马,他们改革的目标是要让“全民都享有健康保险和医疗服务”,从立意来看,这显然是一种优秀的社会福利政策。要达到这个目标也十分困难:美国民间社会的意识形态普遍崇尚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反国家主义,甚至有视该制度为共产主义化身的说法。当希拉里因其闭门造车而把该方案第一次搞砸时,吸收了奥巴马教训的她估计也该明白如何趋利避害了。
  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希拉里在2016年入主白宫,奥巴马的遗产将是安全的。同样,如果奥巴马的支持率在未来3年继续不断下滑,希拉里的抱负就可能泡汤。对此,从2014年初开始,包括《金融时报》在内的很多欧美主流媒体对于这种组合就很不看好,该报甚至指出“一些人或许认为这两个一度势不两立的对手结成了童话般的盟友关系,但是人们很容易看出这种联盟的缺陷”。不过,在分析人士指摘奥巴马和希拉里难以“一加一大于二”时,这两人之间同为“婴儿潮”世代的身份就已经成了一份意外的资产。当华盛顿的分析家直指希拉里“入主白宫的竞选首先应让人有兴奋感”时,如何有效利用好开始因退休而“退场”但仍在美国各界发挥余热的“婴儿潮”世代就成了一个不容忽视的选项。
  对于希拉里来说,她将以什么主题迎接2016年的大战呢?这一点其实奥巴马从2014年到2015年都已经在国情咨文里有了呈现,在2014年时,奥巴马把不平等加剧以及中产阶级空洞化作为了时代的“试金石”问题,一年之后,他的结论很明确:中产阶级经济起作用,增加就业机会就会有效果。奥巴马强调“确保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为此“制定了工人保护、社会保障、医疗以及医疗补助等措施”。问题也就这在这里:当今美国的现状颇有些60年代城市“终结”而权威“消亡”状态的意味,当今美国的主流阶层“婴儿潮”世代恰恰也目睹过当年政府应对的乏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从奥巴马顺延至希拉里的民主党政府能满足这种大众意志,恐怕基于“婴儿潮”的“新崛起”甚至暂时建立肯尼迪(John F. Kennedy)式的“伟大社会”也并非不可能。
  这样一来,剩下的问题倒也变得简单了。当民主党面临接棒,把希拉里推上宝座前,奥巴马已经利用了“大熔炉之外”的资源,得到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和非白人少数族裔的支持。这种政治遗产叠加的效果虽然不会像60年代民权运动时代那样显著,但它们在希拉里身上终究还是有几分帮助的:她本身也握有大量白人中产阶级的选票,美国蓝领工人(或者说,工人阶级)也容易在接受主流价值观的前提下被华盛顿的许诺点燃热情。中和的“黑人权力”和中产阶级就业增加的现状很容易让外界读出弦外之音:如果能过上好日子,谁在乎美国究竟姓什么呢?
  一时间,就在希拉里拿起接力棒之前,美国已经可以随时要酝酿起一种和2008年前的“奥巴马狂热”相似的精神,从华盛顿、民主党甚至奥巴马身上折射出的信号虽然容易被很多分析人士不怀好意地解读为“回光返照”,但希拉里、奥巴马这些“婴儿潮一代”要大做些文章甚至带来“新崛起”的意图总也可以被揣摩出来。
  其实,如果有分析人士肯看一看当下华府政要的履历,他们恐怕可以发现2016年的选战就是一场“婴儿潮”退休前的狂欢。无论是1947年出生的希拉里还是 1953年出生的杰布·布什(Jeb Bush),他们在取悦年轻人,满足各种政治正确(比如LGBT群体)之外,终究还是得顾及到美国社会的核心之所在。这也意味着无论谁会取得最终的胜利,华盛顿都必须把“婴儿潮”一代的利益置于核心之处,换言之,这就意味着美国在未来的几年里要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甚至还可能会有“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由此而来的美国“伟大社会”、“新崛起”意味着什么固然值得商榷,但至少会让“婴儿潮”世代在60年代现代美国的“终结”后重新拾起五十多年前的破碎梦想。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