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大华社区 返回首页

admin的个人空间 http://newsdh.com/bbs/?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凤凰知道丨马来西亚为啥这么“奇葩”

热度 200已有 1563 次阅读2014-3-24 12:32 |个人分类:文摘|系统分类:随笔| 马来西亚, 马航, 失联飞机


【导读】昨日,“一直在辟谣”的马来西亚公布了MH370航班最后联络时间是8日上午8时11分,和原先公布的1时30分差了6个多小时。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称,确认联络系统被人为关闭,“不排除劫机可能性”。

 

失联事件至此已超越一般剧情,印证了中国驻马大使的那句“很多事情超出了想像和控制力”。马方连日来多次前后矛盾的表态,让世人对马来西亚的“不靠谱”怨念丛生,甚至不少人开始怀疑航班出事与其国内政治斗争有关。

 

马来西亚到底是个怎样的国家?


 

●MH370失联前一天反对派领袖因鸡奸罪被判入狱,国内政争导致劫机的猜测甚嚣尘上

 

日前,一篇《一个大胆的假说:MH370系被马来西亚反对派劫持》文章广为流传,有网友猜测,“(安瓦尔)死党包括机长在内策划了这起绑架案。”猜测的依据是:在MH370失联前一天,马来西亚当地政坛发生了一件意义非同小可的事。

 

当地媒体《当今大马》(Malaysiakini)7日报道,拥有相当政治影响力的反对派实权领袖安瓦尔•易卜拉欣因法院宣判鸡奸罪名成立而被判以5年监禁。这一事件不仅使安瓦尔与唾手可得的州议员席位失之交臂,而且严重威胁到他未来的政治前途。

 

现年66岁的安瓦尔之前被指控在2008年与男性助理塞夫发生性行为,马来西亚最高法院受理此案并在2012年以“证据不足”为名宣判安瓦尔无罪。检方随后向上诉法院提起上诉。马来西亚上诉法院7日推翻一项无罪判决,判处安瓦尔入狱5年,但同意暂缓执行判决,允许安瓦尔缴纳1万林吉特(约合3000美元)获取保释。

 

在穆斯林人口占大多数的马来西亚,肛交在道德上被视为不耻行为,在法律上被列为非法行为,最高刑罚为鞭刑和可能长达20年的监禁,但在安瓦尔前,鸡奸罪几乎从未得到执行。

 

无独有偶,3月11日,反对派政治人士卡巴•星(Karpal Singh)也被法院判定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行,依据是一条殖民时代颁布的法律。于是,MH370下落的猜测开始转向了马来西亚国内反对派和执政党的斗争。


 

●那么,安瓦尔是谁?

 

有趣的是,反对派领袖安瓦尔本人曾是执政党的重要一员。

 

1971年到1979年,安瓦尔以“愤怒青年”形象显露锋芒,当时,安瓦尔除了受到回教及左翼思想的影响外,前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的著作──《马来人的困境》也是安瓦尔批判社会的重要参考。

 

马哈蒂尔是马来西亚第四任总理。执政长达22年,是马来西亚就任时间最长的政府首脑,也一直是马来西亚执政,执政联盟“国民阵线”(国阵)的最大党派马来民族统一机构(简称“巫统”)的前领袖。

 

马哈蒂尔担任教育部长期间,对安瓦尔的勇气、辩才及见识极为欣赏,因此在出任总理后,便有意将安瓦尔延揽麾下。除了受到马哈蒂尔的器重外,回教党也有意邀请安瓦尔入党,以壮大势力。不过安瓦尔最终拒绝了回教党主席的邀请,选择加入巫统。

 

1982年马哈蒂尔亲自邀请安瓦尔入党,当年全国大选前一个星期,马哈蒂尔宣布这名前回教青年运动领袖加入巫统。安瓦尔也由一名政府的批判者转为执政者,协助马哈蒂尔度过大小不同的政治斗争,成为马蒂哈尔的左右手,两人的亲密关系甚至一度被媒体喻为“父子”。此后,安瓦尔在巫统内扶摇直上,1993年,安瓦尔正式出任马来西亚副总理。


 

●1998年受“安瓦尔事件”冲击,马来西亚政坛从此纠葛不断

 

但安瓦尔和马哈蒂尔的“蜜月期”很快过去。

 

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大马经济股市及汇市每况愈下,马哈蒂尔对安瓦尔所采用的经济紧缩政策感到不满。

 

金融危机冲击下,安瓦尔的支持者针对巫统党内的朋党主义及裙带风发炮,并指政府不应顾着拯救大公司。而马哈蒂尔的儿子当时掌管一家大型船务公司,据媒体报道,为了保护本身及其儿子的船务公司,马哈蒂尔“须将安瓦尔拉下马”。

 

另一方面,当年,一本诋毁安瓦尔的书籍《安瓦尔不能当总理的五十个理由》被塞入巫统中央代表的公事包内。这本书中指安瓦尔涉及性丑闻及叛国,引起各界的关注。在安瓦尔报警后,警方介入调查,并逮捕了该书的作者阿卜杜勒•卡力。不料尔后竟牵扯出另一段骇人听闻的事件,警方指有充足证据证明安瓦尔涉及性丑闻。

 

1998年7月,马哈蒂尔委任前任财政部长敦达因出掌经济事务,任总理署特别任务部长。政治观察家认为此举将影响安瓦尔的地位。随后的事实证明,他们分析并非空穴来风。

 

1998年9月2日,马哈蒂尔总理突然解除了自己长期培养的接班人、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安瓦尔的职务,9月4日安瓦尔被开除出巫统。同年9月20日,安瓦尔组织了大规模示威游行,要求进行民主改革和消除腐败。当天晚上,马来西亚警方以其言行威胁到国家安全为由将他逮捕。

 

短短数天,安瓦尔从政府和执政党的第二号人物沦为了一介平民,这突如其来的政治变动使巫统及国家领导的继承人出现危机,马来社会分裂,当时甚至爆发了20多年来罕见的大规模街头示威,要求马哈蒂尔下台。当年毫无前兆的政治变动被人们称为“安瓦尔事件”。

 

党争经验促使马哈蒂尔彻底铲除安瓦尔。1999年安瓦尔被控滥权而被判监禁六年,2000年,安瓦尔又因鸡奸案判监九年,不过2004年案件在联邦法院上诉成功而被释放。2008年7月他再次被指跟其特别助理肛交并被控鸡奸案,2012年1月吉隆坡高等法庭宣判肛交案罪名不成立而当庭释放(2014年3月法院再次宣布罪名成立)。当时,马哈蒂尔曾表明态度,称“即使法庭宣判安瓦尔无罪,安瓦尔也不可重回巫统。”

 

“安瓦尔事件”后,安瓦尔的妻子万•阿齐扎及其支持者成立了公正党,公正党又与人民党合并成人民公正党。

 

2008年3月8日的全国大选是马来西亚政治的分水岭。人民公正党一跻成为国会最大反对党。此外,由人民公正党和另外两个国会反对党——回教党及行动党组成的联盟 (现命名为人民联盟,简称民联) 打破了马来西亚的政治历史,执政党国阵失去国会的三分之二多数议席。当年8月26日,安瓦尔重返国会,并以反对党领袖的身份参与在8月28日的2009年马来西亚财政预算案。安瓦尔成为掌握实权的公正党乃至马来西亚反对党领袖。

 

大马内部对安瓦尔的同情也日益上涨,3月7日的判决以后,马来西亚律师协会前负责人阿姆比加•斯里内瓦桑(AmbigaSreenevasan)公开表示,“这是政治迫害,不是法律诉讼”。


 

●党争因素尚不能肯定,能肯定的是当地政府的无能

 

至今仍没有确凿证据表明航班失联与安瓦尔或者马来西亚政党斗争有关。但恰恰是马方迟迟未能提供有用证据,或者提供的信息混乱最为人诟病。

 

在搜救开始时,该国并没有人协调民航部门、航空公司和军方的信息同步,各方自说自话。在马来西亚,甚至没有处理公众事件的协调机制,没有救灾时可发挥作用的关联系统,也没有可依据执行的规章制度。对于是否有飞行员劫机,马方从开始的“可能”到“仍在调查”;对于飞机是否折返,则从“否认”到证实“可能向西北折返”;至于最关键的失联时间信息,马方从否认“继续飞行4小时”到公布“8点11分”。

 

独立民调机构默迪卡中心(Merdeka Center)主任易卜拉欣•苏费安(Ibrahim Suffian)对《纽约时报》直言,“此次危机的回应表明,政府和整个社会都对细节不够关注。危机还突出了政府的无能”。

 

评论指出,由于马来西亚遭受的自然灾害和其他灾祸相对较少,几乎没有应对这么大规模的危机的经验,失联事件只不过是集中曝露了马来西亚政府领导力的局限性。


 

●长期族群分化令政府缺乏有识之士,政府高层几乎都由马来人占据

 

马来西亚是个多民族国家,主体由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这三大民族构成。它们所占的人口比例分别为68%、24%和7%。

 

英殖时期,为了经济利益与方便管治,殖民者进行社会种族分隔。马来人与外来人口间的社会地位差距愈来愈大,令人数占多的马来人焦虑不安。其后,英国殖民者尝试推行政策,对马来人与外来移民一视同仁,结果促成马来精英捍卫马来人权益的民族运动,成立巫统,与马华公会、马来印度国大党合组联盟,最后成功反殖,建立以马来人为中心的民族国家马来西亚。巫统遂得到执政权力。此后,马哈蒂尔通过“马来人优先”政策获取当地人支持,坚持土著特权、推行扶助土著的新经济政策等以稳固政权。

 

执政联盟“国民阵线”(国阵)多年的种族政治则是“玩两手”,如华人与印度裔的马来西亚人只能享受6年免费母语教育,到中学就要进马拉文与英文双语学校,如坚持要以母语学习,则要进入私立学校系统,但私立中学毕业的学生,不论你的成绩有多好,都不能进本地大学,要自费到海外。而且最近几年华人小学的数目,拨款一直减少,被迫倒闭,导致小学生要跨区上学。

 

因为执政党内部的任命制政治,以及阻拦或禁止该国少数族群从政的族群偏好制度,约占人口半数的马来人几乎把持了所有的政府高层职位,而有才能的华人、印度人等少数族群往往无**政府高层。

 

威权政治、族群分化下,大马政党长期任人唯亲。比如,负责处理此次失联航班事件的国防部长、代理交通部长希沙姆丁•侯赛因(Hishammuddin Hussein)就出身权势政治家族,也是现任总理纳吉布的表弟。


 

●失联事件令1957年马来西亚脱英独立后形成的威权政治弊端尽显

 

这个拥有3000万人口在东南亚相对富裕的国家,国际知名度远远比不上泰国和新加坡等邻国。

 

马来西亚全称“马来西亚联邦”。历史上曾先后遭到葡萄牙、荷兰、英国和日本的殖民侵略,直至1957年才获得独立。大马虽脱离英国独立近60年,但英国殖民时期留下的政治影响却从未消失,其中一项就是成立于1946年,至今仍左右大马政治的巫统。

 

马来西亚实行君主立宪制,政府由国会最大党或联盟领袖的总理所领导。长期主政的执政党联盟“国民阵线”(国阵)已经统治这个国家超过半个世纪,联盟中的主角正是巫统。可以说,自独立以后,巫统是马来西亚有且只有的执政主角。

 

巫统前领袖马哈蒂尔甚至通过干预司法运作与更严厉的媒体管制,阻隔反对声音。1987年,大马展开“茅草行动”(Operasi Lallang),以《内部安全法》大举拘捕106名社运分子、教育工作者等异议人士。


 

●而马来人“保守顺从敬畏权威”的民族性固化着这些问题

 

马来西亚一直是一个自然和农业资源的出口国,传统农业社会一定程度上造就了“马来人一般上等级意识较强,也较喜欢做官,是个官本位社会”。

 

“通常是善良的人,举止有礼,也易于交谈。他们勇敢,也可信赖,可是却喜欢花钱,也爱借钱,且通常还得慢。讲话喜欢引用各种比喻与成语,更爱讲笑话与八卦。他们既相信天命(Takdir)也颇迷信(Tahyul)。他们一个令人注目的特点是,特別保守,爱乡土爱人民,尊重习俗,敬畏君主与权威,他们也对所有的改革持有怀疑,更不喜欢强加于他们身上的改革。因此,若要他们相信某一项改革是好的,就需要耐心劝导而不宜强加。若加以训练他们也可成为好的技术人员;只是,他们颇懒散做事也没一贯的程序与方法,即便用餐时间也没准,时间观念差。”《马来人素描》(Malay Sketches)是英国殖民官瑞天咸(Frank Swettenham)在1884年出版的评价马来人民族性与生活景观的书。此书虽是百年前的旧作,可却有理解马来文化变与不变的一面的参考价值。在这本书中,瑞天咸谈到他眼中的马来人。

 

该书客观与否见仁见智。但即便到了今天,依然有不少学者用封建心理(Feudal)来形容马来人。

 

正如独立民调机构默迪卡中心的易卜拉欣指出,“政府的无能与人们对权威的顺从和不愿出头的态度有关。人们的态度往往是:等着上面的指示吧。”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